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ilaoyan的博客

憩 园

 
 
 

日志

 
 

(原)走进西藏之十七---毛主席万岁  

2008-03-31 15:32:59|  分类: 走进西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恋恋不舍地与羊湖告别,原路下山。

  据导游和司机讲,沿着羊湖前行,全是碎石路,根本没法走。我们只能走回头路。当时,我们也不太明了,现在看来,是导游和司机不够敬业,只顾自己,算是涮了我们一把。因为由此向前走南路的话,可以沿途欣赏羊卓雍错湖岸风光;然后是欣赏离公路最近的冰川——卡惹拉冰川,在海拔5400米的地方观看5600米的冰川前舌;再往前是江孜古城、抗英遗址;然后抵达日喀则。回拉萨时,再走北线(新线)——雅鲁藏布江河谷。这样就形成了一个完整的旅游线路。司机担心的是碎石路磨损他的车辆(他连人带车被旅行社租用)。南线的路况的确很差,但风景资源丰富。我们是来游览的,不是单纯的旅行。如果以后有机会再去西藏,一定要补上这条线。

  沿着盘山公路下山,比上山要快多了,心情也不象来时那么紧张。我问车上三位有驾照且正经握过方向盘的先生:敢不敢在这条路上一试身手?他们说:借十个胆也不敢!

  我们一直跨过曲水大桥后,改由中尼公路前往日喀则。

  午饭只能在路上解决了。我们在路边的一排平房前停车。这是旅行社的定点饭店。说是饭店,其实就是路边小得不能再小的小店。这些路边小店大多是四川人开的,也有少量的青海和甘肃人。他们有的是夫妻俩,有的是一大家子。在此盖上几间房子就可以开伙了。饭菜基本是川菜的架子,也是八菜一汤。主食是一色儿的米饭,一粒一粒的,硬硬的,管够吃;蔬菜有空心菜、豆芽、香菇、元白菜;荤菜就是土豆炖鸡块。全部都是菜籽油。对于我来说,这样的饭菜只能是闭着眼吃,不能多想,不能细品。生存是第一要义。

  继上午在羊湖遭遇小孩子的围追堵截后,没想到,今天中午又再次重演。

  饭前,我们在喝茶闲聊。三个脏兮兮的小孩子把他们同样脏兮兮的小手伸到了我们面前。我们快要吃饭了,为了打发他们早点离开,我们每人拿出几元不等,分给他们。还好,他们拿了钱,一眨眼的功夫就没了影儿。

  我们正吃着饭,十几个小孩子无声无息地来到我们身边,围着我们转悠。那天也巧了,在此就餐的只有我们一桌。这下可好,本来就没什么胃口的我们哪还能咽得下,几个大人不约而同地站起来往屋外走。那些小孩子也跟着我们出来了,又把手伸到了我们的面前。那脸、那手、那衣服,不说有几年没洗,起码也有几个月没有洗过。我就不明白了,守着这么干净的水,却生活着这么肮脏的小孩子!他们乞讨的形式非常直接,不用任何借口,不用任何掩饰,把手伸到你的面前,就好象是一道命令,这可能就是他们的生活常态了。

  如果是三个两个小孩,也就打发过去了,要命的是一群。大的十岁左右,小的只有两三岁,全都是一个模样。我们随身带着准备在路上吃的东西已经在羊湖分送完了,零钱刚才也给了那三个小孩子了。我们索性一枝不动,百枝不摇,你有千条妙计,我有既定之规。他们说什么,我们充耳不闻,他们做什么,我们视而不见。就这么耗着吧!

  就在我们感觉应对自如的时候,突然,一个五六岁的小孩子(分不清是男是女)扑通一声在我们面前双膝跪下,接着咚咚咚三个响头,然后用生硬的汉语说:“毛主席万岁”这一招儿可把我们齐齐地震住了。我们想笑,笑不出来,想哭,当然也哭不出来,只能是哭笑不得。那个小孩子跪在地上坚决不起来。无奈,我到旁边的一家小卖店里把吃的东西划拉了一大堆,全给了他们。这种闹心的事后来又发生了好几次,真是没办法。

  事后,听导游讲,藏族小孩子你不能理他,你给了他钱,他马上就会勾引出许多的小孩子。当然啦,藏人对乞讨的理解与我们内地人是有区别的,藏传佛教认为这是化缘,并不丢人,在自己得到的同时,也让施舍者实现了施善积德的愿望。乞讨者得到的是现实的享受,施惠者得到的是来世的功德。

  好吧,不管是来世还是今生,积德行善总归是好事情!

  评论这张
 
阅读(310)| 评论(4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