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ilaoyan的博客

憩 园

 
 
 

日志

 
 

(原)约会川西(20)  

2010-07-10 16:52:29|  分类: 万水千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进入房间,我瘫倒床上,一阵阵的恶心,天旋地转着,动弹不得,更无法说话,但神志清楚。

过了一会儿,店老板进来点蜡烛。他说:不用怕,这是正常高反,你已经很不错了,趴一会儿就会好。

我使出全身的力气,叮嘱他:关上门。

这里只住着我们5个客人,所有的房间都自在地敞开着,更不上锁,不愧是住在“最后的香巴拉”里。

传说在青藏高原雪山深处,有一个被双层雪山环抱的王国。那里有雪山、冰川、峡谷、森林、草甸、湖泊、金矿及纯净的空气,这个王国就是香巴拉王国。藏传佛教中,像“香巴拉王国”这样美丽、明朗、宁静、和谐的“净土”也被称为“香格里拉”。稻城亚丁自然保护区以其独特的原始生态环境、雄奇秀美的高品位自然风光闻名中外,地处著名的青藏高原东部横断山脉中段。由于该区域独特的地理位置,环境基本未受人类活动的干扰和破坏,原始风貌保存较完整,加之独特的自然景观,被誉为“最后的香格里拉”。

我在“最后的香格里拉”,度过了川西行最悲惨的一夜。

一路上,除绵阳两晚和后来的甲居一晚,我都住单人间。趴在床上,恶心、眩晕、极度口渴不说,更大的敌人是冷,冻得浑身打哆嗦。被子压在身下,想钻进被窝的力气都没有。虚弱至极,求助无望,那一晚的经历希望以后不会再有。

就这样委委屈屈迷迷糊糊地趴着。忽一霎,清醒过来。听到4位旅伴在隔壁大声地说着话儿。看来,两位姐姐恢复得不错。看看表,晚上10:00。不见开水,不见晚饭,不见任何动静。腰包还背在身上,我翻出手机,想给他们打电话。结果,没信号。

我被旅伴们彻底遗忘了。

头痛难忍。用瓶装水咽下一包白药粉。不敢多喝,只能抿一小口。如果坏了肠胃,会更麻烦。

屋子象个冰窖。摘下腰包,灭了蜡烛,第二次不洗脸,不刷牙,第一次不更衣,强撑着盖上被子,再次陷入迷糊中。这也是川西行第一次这么早“熄灯上床”。

第6天,5月31日,星期一,亚丁—稻城,干线距离约110公里;天气雨,晴,阴。

5:00醒来,饥,渴,晕,鼻塞,微涕,浑身无力。不管多晚入睡,不管身体状况如何,生物钟总是清醒着。

5:25,一场豪雨从天而降,没有任何先兆。

至6:00,天亮了,雨也停了。

起床,站在窗前向着仙乃日行注目礼。

然后,收拾行李。

6:40,鼓足勇气去楼下院内洗漱。水太冰了,洗脸不怕,怕的是刷牙。

洗漱完毕,回到房间,水壶灌满了,红景天泡上了,一碗热气腾腾的方便面放在桌上。

喝了热水,吃了热面,吃了白药粉、感冒药,背上氧气袋、零食、瓶装水、备用药,7:40出发。

出发前,与店老板闲聊。得知小伙子姓胡,来自安徽,在这里做了3年,效益一般。房子是租来的,6万元/年。

他说:这是亚丁村条件比较好的旅店。

我想象不出比这再差的会是个什么样子?

 

 

  评论这张
 
阅读(192)|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