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ilaoyan的博客

憩 园

 
 
 

日志

 
 

(原)约会川西(25)  

2010-07-11 12:02:54|  分类: 万水千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至步行路段时,仍然四肢并用,慢慢爬行,挪几步趴一会儿牛喘。与上行不同的是,神志明显麻木,眼皮严重发沉,说不了话。马夫看出了端倪,再三要求背我,我不从,坚持自己爬。如果马夫再壮实点,我可能会考虑,可她实在太单薄了,我怎么忍心?! 

再次上马前,又腹泻一次。自此,马夫再也没有催过我——早点返回,可能会有牵第二趟的机会。牵一趟,马夫可得250元。

 

(原)约会川西(26) - 米老琰 - milaoyan的博客 
(原)约会川西(26) - 米老琰 - milaoyan的博客

 

上马后,我把全身的力气都运到手上抓马鞍,其他的,全顾不上了。

马夫不停地跟我说话,我耷拉着脑袋,一言不发。不是不想,是不能。马夫吓坏了,拍拍我的手,凑上前来,发现我双眼紧闭,赶紧使劲拍打我,吆喝我:别睡,别睡,睡过去太危险了。这个,我知道,我在心里说,可是马夫听不见。她坚持要我下马,想背着我走。我不下马,也不睁眼,只弱弱地说:我要死了。

马夫一听,哭了。她说:你不能死,你不能死,你说话呀,你睁开眼呀。

我睁开眼,抬起头,看到马夫一脸的焦急和惊慌。我抱歉地向她解释:我不会死,我是说我很难受,我冷。

马夫说:我害怕。她脱下衣服给我,我不要。把衣服给了我,她也会冷。

马夫拍打着我,一句紧一句地叮嘱我:别睡觉,噢,别睡觉,噢,马上就到了。。。她把我当成了孩子。

眼泪止不住地流下来。被呵护的时候,人是脆弱的。

马夫发现了,更加紧张,停下哄我。

这时,一拨游客步行上山。他们纷纷探问: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未开口,竟泪流满面。为首的帅哥很有经验,他说:别哭,别哭,到底怎么回事?

我呜呜咽咽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高反,想睡,喘不上气来。

帅哥马上掐我虎口,边掐边问:你一个人么?马夫代答:在后面,步行。

帅哥授我以鱼并渔。我依样画葫芦,窘态缓解。

告别时,我问:哪里的?帅哥答:他们来自台湾,我是成都的,带他们过来。我说:给你们拍张照片吧。帅哥站在左侧紧挨着我,拍不到,拍到了他的同伴。

我抽嗒着举起相机,小伙子们开心地笑了,我也笑了。

回来看照片才知道他们的模样和人数,当时只顾得闭着眼哭,拍照时,也是下意识。

 

(原)约会川西(26) - 米老琰 - milaoyan的博客

 

下了山坡,第三次腹泻后,我已站立不稳。马夫耐心地等候着我,细心地照顾着我。问我:到站后怎么办?我说:想喝热水(开水),想找个地方取暖。她一连声地答应着。其实,到站后,她的任务即告完成,我与她也没什么关系了。

2:10下到洛绒牛场,整整走了4个小时,比常规时间多出1小时。

马夫领我到一间小木屋。我一脚踏进去,又迅速地一脚退出来。

她问:怎么啦?我没有回答。片刻犹豫,还是勇敢地走了进去。

踏入小木屋的刹那,屋里的味道令我窒息。可是,与健康相比,还需要权衡与三思么?

 

 

  评论这张
 
阅读(277)| 评论(2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