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ilaoyan的博客

憩 园

 
 
 

日志

 
 

(原)我与萧平先生  

2014-04-10 15:24:25|  分类: 朝花夕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萧平先生走了,在马年的正月。马年太闹腾了,年近九秩的他可能不喜欢,选择了放弃。

萧平先生本质上是一个安静的人。我十几岁时与他相识,三十多年过去了,他一直就是那个样子,看不出多么热情,也从不敷衍。那个时候,我经常会在周末去他府上拜访。作为烟台师范专科学校中文系主任,五十多岁的萧平先生没有把我当小孩子,请我入座,为我倒水,认真地看我的稿子,严谨地剖析点评,精准简约,话语质朴。那情那景,至今记忆犹新。现在回想起来,萧平先生对我是充满热情的。记得每次去的时候,他都会迎出门来,然后对着另一间屋子说:老童,看看谁来了?说这话的时候,他的脸上是明亮的,声音是明朗的。

   后来,萧平先生做了烟台师范学院首任院长,我与他的接触越来越少了。接触少了,不是缘于他做了官,而是我整天埋在公文堆里,在文学创作方面止步不前了。如果没有正当的事情 我不能占用他宝贵的时间。有次去看望另一位作家的时候,我们不期而遇,他有些喜悦地说:长成大姑娘了。那天,我们谈论着即将开拍的一部电影,我可能有些眉飞色舞,他笑嘻嘻地建议我去当演员,说我的面部表情太丰富了。

   我从大姑娘成长为母亲,当我的女儿长到我当年那么大的时候,我与萧平先生的接触又多了起来。不管什么时候见面,他从来都是一种表情一种态度,那就是:把我当亲人。他有时向别人介绍我是他的老乡,后来干脆说我是他的外甥女。几乎每次见面,都要再三地叮嘱我常去家里玩儿。搬进新公寓后,他认真地写下门牌号码,详细地告诉我怎么走,如果找不到怎么办,好像我还是三十多年前的孩子。

   多年之后,我再去他府上的时候,年轻的新夫人热情地接待着我。她领着我参观每一个房间每一种花卉,讲解着每一副照片。她还告诉我萧平先生与童老师的故事、萧平先生与她的故事。萧平先生笑咪咪地安静地坐在楼下的客厅里,为我备茶备咖啡,并亲自为我续水。每次见面,我都做听众,他一个人聊儿,方方面面的。他的状态很好,很享受当下的生活,我不得不感叹爱情的力量!

   前年底的一次文学活动,参加者众,萧平先生又是主角儿,弟子门生粉丝环绕,我就没有去凑那个热闹,远远地坐着,不在他目光所及的范围内。不料,他特意差了两位副主席过来找我,批我不陪他喝酒。他告诉我第二年也就是去年春天,大概在五月份,有关方面邀请他回故乡,还要去看望那棵“三月雪”。年青时的萧平先生,曾经在离我故乡三四公里的地方做过老师。那个村子的东山上有棵树,每逢农历四月会开出白色的花儿,香飘四方,当地叫四月雪,奇怪的是方圆多少公里只此一棵。萧平先生在内蒙古的时候,为排解思乡之苦,业余时间投入写作,代表作《三月雪》就这样诞生了。作品里的三月雪就是这棵乡间的四月雪。他希望我能同往。我答应了。他记下我的电话号码,仔仔细细地收了。去年春节拜年时,他又说起春天回故乡的事,叮嘱我一定同行,电话号码又记了一遍。遗憾的是,“三月雪”之约没有践诺,他去了,我没有。

   回故乡,看三月雪,相约同往,萧平先生是期待的,我也是喜欢的,甚至以为自己是最佳人选。我与萧平先生来自同一片山水,生活在同一处海滨。我是他的小友,他是我的尊长。我们之间除了乡情、友情,还有不可复制的别样亲情,浓浓淡淡,牵牵绊绊。

萧平先生走了一个多月了,我的心情还要暗淡很久,很久......…


备注:萧平先生是烟台市十大文化名人之一,我采写的《宗真善美》收在本博的“人物长廊”里——http://milaoyan.blog.163.com/blog/static/592186752013112255949359/


(原)萧平先生 - 米老琰 - milaoyan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7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