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ilaoyan的博客

憩 园

 
 
 

日志

 
 

(原)新疆纪行之十二:五彩滩上遇大家  

2015-11-01 21:58:42|  分类: 万水千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午餐后离开禾木,由贾登峪前往布尔津。把在禾木的时间缩水,为的是在日落前赶到五彩滩。晚七点到达,太阳落山前自由活动,约一百分钟。

进入景区,左右两个观景台,左边的是平台,右边的是三层高台,每层都挤满了人。我在左边的平台上待了一会儿,就往东面的观景台去了。经过一条长长的木板路,远离了乌泱泱的人群,清静,自在。

眼前是缓缓流淌着的额尔齐斯河,这也是我国唯一注入北冰洋的河流。太阳的光晕柔柔地映射到河面上,南岸的绿树乖巧地在水中印出清晰的倒影,河水静流,温暖安详。享受过喀纳斯的饕餮盛筵之后,在这里小憩一下,品道小菜,还是蛮有滋味的。

河的北岸就是五彩滩。与魔鬼城一样,五彩滩也是“雅丹地貌”的一种。千百年来,额尔齐斯河激荡的水流,与长驱直入的狂风密切合作,成就了这轮廓参差、颜色各异的五彩滩。一水之隔,两岸生态迥然,这是五彩滩最大的看点。这里离布尔津二十多公里,是适合休闲的一方宝地。

 

(原)新疆纪行之十二:五彩滩上遇大家 - 米老琰 - milaoyan的博客
 
 (原)新疆纪行之十二:五彩滩上遇大家 - 米老琰 - milaoyan的博客
 
(原)新疆纪行之十二:五彩滩上遇大家 - 米老琰 - milaoyan的博客
 

(原)新疆纪行之十二:五彩滩上遇大家 - 米老琰 - milaoyan的博客

 
(原)新疆纪行之十二:五彩滩上遇大家 - 米老琰 - milaoyan的博客
 


寻了个地方坐下休息,喝了一杯热水,嚼了几块巧克力,等待着太阳西沉,夕照彩滩。再度面对额尔齐斯河时,观景台上多了一些人,他们纷纷把相机对着夕阳。人群里有一位长者在说着感光度多少多少,光圈多少多少,或者快门速度多少多少。我一直使用P档拍照,听到现场有人报出具体数据,我也凑过去跟着实践下,但是我不会调光圈,就自言自语地瞎着急。那位长者正好站在我旁边,就把我的相机拿到手里查看,边说着边调整,两三下就OK了。因为我的相机特别小众,他好人做到底,指导着我拍倒影,拍河流,拍河流上的小桥。期间不断变化着各组数据,讲解它们之间的因果关系,让我反复揣摩比较,以寻求最好的效果。

摄影人一看就知道,我连个菜鸟都谈不上。对我这样的人,他们往往不屑一顾。所以,我特别感动,说太谢谢您了,第一次遇到这样有耐心的老师。旁边一位年轻的姑娘小声抱怨说,他就对你耐心,对我们不这样。我拿出笔记本记下刚才的要点时,老师说,你看看人家多认真,你有这个学习态度吗?你如果也能这样,我也对你耐心。后来我们边拍边聊儿。他问我从哪里来?我说山东烟台。他说咱们老乡呀,我是黄县的。他说着一口纯正的京片子,我问您现在北京?他说是。旁边一位儒雅的先生说,这是我们的摄影指导老师。

老师继续讲解着,关于数据,关于构图,关于画面元素,特别具体,就这样拍到太阳落山。周围聚集了一堆人,有位同样说着一口京片子的中年女人说,我是杭州的,谢谢老师,您讲得太好了。老师幽了一默说,不要谢我,要谢我的小老乡,我对她讲得耐心,你们跟着沾光了。

这话说得我有多开心呀。我说谢谢老师,我得走了。他说我们也要走了。我说集合时间到了,我不能等您了,我得先走了,以后去烟台一定找我,我请您吃饭。走出几步,我觉得自己太不实诚了,这不是在黄县人面前耍“黄县套”吗?又退回去,不好意思地说,您到烟台怎么找我呀?那位儒雅的先生马上接话说“就是”。我说给您留下我的电话吧。他说,打我的手机。然后,报出自己的号码。我拨通后,急匆匆地走了。他在后面大声说,尾数三个九的电话是你的吗?我说是,他说回头加我微信。我说好。


 
(原)新疆纪行之十二:五彩滩上遇大家 - 米老琰 - milaoyan的博客
 
(原)新疆纪行之十二:五彩滩上遇大家 - 米老琰 - milaoyan的博客
 
 
(原)新疆纪行之十二:五彩滩上遇大家 - 米老琰 - milaoyan的博客
 

(原)新疆纪行之十二:五彩滩上遇大家 - 米老琰 - milaoyan的博客

 

(原)新疆纪行之十二:五彩滩上遇大家 - 米老琰 - milaoyan的博客

 


加了微信后,他说你把照片发过来,让老师看看。后来,我才知道,老师此行是《世界遗产》杂志社在新疆举办摄影采风班,特邀他担任摄影指导。929日下午,我回到烟台,老师回到北京。他在空中连续拍摄了一个多小时,计八百公里,共189幅照片,部分拼接后发了一幅300公里的天山照片,气势磅礴。

再后来,我了解到,老师是中国画报协会副会长、《中国民航》社长,自述“喜欢写字照相还有随便写点东西”,实乃书法名家、摄影大家、器乐达人,上世纪七十年代就出版过书法字帖。让我吃惊的是,现年六十岁的他,竟毫不费力地用小楷写《心经》,每个字宽7毫米,高5-6毫米。老师问我想学书法吗?我说不学,运笔那一关就过不了。拜读了他的书法博客后,看到老师能把那么多种字体写得那么棒,我也有点心动了。


老师9月29日在飞机上拍摄的天山山脉

(原)新疆纪行之十二:五彩滩上遇大家 - 米老琰 - milaoyan的博客

 

(原)新疆纪行之十二:五彩滩上遇大家 - 米老琰 - milaoyan的博客

 

(原)新疆纪行之十二:五彩滩上遇大家 - 米老琰 - milaoyan的博客

 

老师最近的书法作品

(原)新疆纪行之十二:五彩滩上遇大家 - 米老琰 - milaoyan的博客

 

(原)新疆纪行之十二:五彩滩上遇大家 - 米老琰 - milaoyan的博客

 

(原)新疆纪行之十二:五彩滩上遇大家 - 米老琰 - milaoyan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36)|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