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ilaoyan的博客

憩 园

 
 
 

日志

 
 

(原)下乡记-莱州篇(上)  

2015-03-03 10:08:21|  分类: 人文闲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月七日下午,结束龙口的活动,赶往莱州。走的是省道,路上全是巨无霸级的大货车,一辆接一辆,甚至左右两队并排前行,我们只能在局促的空隙里快速地扭着S。天黑得很快,大货车却层出不穷,浩浩荡荡,坐在车里的我胆战心惊。

六点多时,前车突然拐进朱桥镇,我们后车不明所以,只好跟进。模模糊糊的灯火,影影绰绰的行人,我情不自禁地联想起《水浒》里的某些片断,难道要住在这里?果然,前车进店打听情况,后车表示强烈反对,无论从哪个方面考虑,都应该住在县城。还好,唯一像样点的旅店说没有床位了(我怀疑人家已经放假了),皆大欢喜,直奔城区。

莱州是千年古邑,长寿之乡,自然资源丰富,文化底蕴深厚,是闻名齐鲁的富庶文明之地。感兴趣的朋友可以访下度娘,我在这里插两句闲话。这不是我的独创,而是胶东人的集体版权:黄县(现在的龙口市)嘴子,蓬莱腿子,掖县(现在的莱州市)鬼子。大意是说这些地方的人能说会道,口是心非,精明算计,心眼儿多,不实在,具有明显的贬斥意味。蓬黄掖这三个古老的县是连成一片的,我们看老房子走的也是这个顺序。老烟台行署的时候(现在的烟台威海两市),大致上分东县人和西县人,蓬黄掖是西县人的代表,文荣乳(文登、荣成、乳山)是东县人的代表,公认的是东县人厚道本分老实,西县人正相反。现在,这些地方的出版物和宣传资料旨在为“三子”说翻案,做出新的难以自圆其说的解释,我觉得完全没有必要。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一个地域民风的形成非一朝一夕,也非一成不变,凡民谣都有其合理性,也有其片面性。

我本人就有掖县的朋友,交往三十多年了,差不多算是发小了,从他们身上,我看不到任何“鬼”影子。我有黄县的同学,黄县套很重(亦即黄县嘴子),嘴皮子太厉害了。上学时,我们是一个小组的,毕业后他出差时也来找过我。我总感觉他身上包裹着厚厚的壳,总也剥不完,我们之间无法产生真正的友谊。我的圈子里也有一位黄县人,他总是自豪地说,“人家都说我不是黄县人”。烟台人都知道,这句话是对黄县人的最高褒奖。他身上没有我同学的那些特点,交往起来不劳心,不累脑,自自然然,轻轻松松。去年,我应邀参加了他们的老乡聚会,倒真是开眼了。聚会在一间食堂进行,所有的菜都是参与者现场制作的,也有从家里带来的小咸菜。主陪向我介绍的时候,口若悬河,天花乱坠,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能把个人生生馋死。实际上呢,不过是家常咸菜、家常炖菜、家常拌菜,无论色香味,都没有特别之处。记得有个菜是温拌凉皮,用的一种白醋,当地产的,几毛钱一斤,也是神乎其神,琼浆玉液也得退避三舍。就是这样简单的饭食,在他们的说法里,几乎每一道都源远流长,独具一格,作为一个外乡人,不吃会遗憾终生,吃了是三生有幸!其实呢,这一切全是嘴上功夫,他们的滔滔不绝自卖自夸,把我的胃口败得无影无踪。我承认,人人都喜欢家乡菜,只是当晚黄县人的口才远远胜过黄县菜,把本属于黄县菜的风头抢尽了。

 

这段插曲有点长,言归正传吧。

离开朱桥镇时,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在路上伙伴们各显身手,多方查询落脚的地方。至于吃嘛,中午就说好了,喝羊汤。莱州全羊美名远播,到了莱州地儿,岂有错过之理?办妥了住宿登记手续,车也不下,直接喝羊汤去。

前车在前,后车在后,风驰电掣般地往前冲,地址是经旅馆老板指点的。中午一点多吃的饭,现在七点多了还在路上,又冷又累又饿的伙伴们出现了小小的骚动,对即将约会的羊汤摩拳擦掌,翘首以待。

我们车上有两位在莱州城区喝过著名的莱州羊汤,不过到底哪家最著名,两个人并不统一。他们都说自己喝的是最著名的,要命的是他们去的不是同一个地方。我们的口号是:只要最著名的,不要次著名的。我问他们怎么确定自己去的是最著名的?一个说是出差来这里,自己找了去的。一个说是出差来这里,当地人领了去的,而且来了两次去了两次。那么,就是这一家了。正想打电话沟通呢,忽然,前车一个急调头,也许他们得到了新的情报?

又是一阵风驰电掣,车回到了原地儿,在旅馆门口停下了。怎么回事?也别沟通了,干脆打开车窗,高声大嗓地喊“去最著名的,跟我们走!”于是,后车变前车,继续风驰电掣,跑了十几里路,跑出了城区。来喝过两次的人瞅着路边说,就这儿了。他提前打预防针:里面不怎么干净,正宗的店都这样儿。

前车变后车的领队说,你们呼呼地领着跑这么远,早知道还不如去另一家更正宗的呢。我说那为什么调头?他说跑了那么远还没跑到,想想不如就近喝得了,都是羊汤,还能喝出别的味儿来?唉,这领队太不执著了,如果都是一个味儿,还能分出最著名和次著名吗?二百多公里都跑了,还差这十几二十几公里?

沾着刺骨的水洗了手,挨挨挤挤地坐下来。各式各样的羊产品一碟一碗地摆上桌,热气腾腾的羊汤一整盆地端上来,伙伴们喜笑颜开,狼吞虎咽,争先恐后地表态说汤好喝,肉好吃,绝对正宗。我咕嘟咕嘟消灭了两大碗,心满意足地说,管它呢,只要是咱们喝过的,就是最著名的,别的地儿再好,咱们不认可。伙伴们哈哈乐着,说就是就是。

喂饱了肚子,我趁机让GENPA和大匠帮我捋了下当天去的地方,然后把第二天的主要看点一一记下。以前都是在车上做功课,看完一个地方马上做记录,很及时很详细,现在懒得有点不管不顾了,惭愧呀。

闲话说得太多,一篇的容量得分成上下两篇了。

 

左GENPA右大匠

(原)下乡记-莱州篇(上) - 米老琰 - milaoyan的博客

 

GENPA博士作为著名学者阮仪三先生的关门弟子,已在大学执教了一年有半,今年下半年要带研究生了。他说科研任务很重,时间总是不够用。回来这三天全都在考察调研,然后再赶回学校指导一个课题项目,除夕才能回家。大匠事业蒸蒸日上,业余时间教学研究,每周在《烟台晚报》推出整版的《胶东筑谱》,其研究成果也将陆续结集出版。他们都是有为青年,是时代的佼佼者。每年参加这个活动,感受他们的艺术追求和精神境界,感受他们对事业的热爱与韧性,于我,是很好的熏陶和享受。

  评论这张
 
阅读(201)|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