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ilaoyan的博客

憩 园

 
 
 

日志

 
 

(原)我们在朱雀山上  

2015-08-26 15:16:18|  分类: 万水千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我们在朱雀山上 - 米老琰 - milaoyan的博客



 

登山,是我主要的休闲方式之一,待在山里的感觉,让我迷恋而沉醉。所以,女儿女婿从美国回来探亲时,我得空就带他们去登山。走过了近处的大南山,走过了远处的昆嵛山,再寻个不近不远的山走走吧,于是,我们去了朱雀山。

森林探险,小安显身手

六月的最后一天,吃过早饭,我们驱车五十分钟,从芝罘湾畔到了朱雀山上。阳光和煦,微风拂面,正是登山好时节。沿着盘山公路直接进入度假村,当天不是周末,也非节假,院里很安静。我们把车泊好,提着水背着包,往山高林深处行进。

度假村门口有硕大的“路线图”指向牌,女儿小米准备研究个主攻方向,我说跟我走吧,保证丢不了。一行四人向左前方的蔷薇谷慢慢悠悠地遛达着。

姑爷小安是土生土长的美国人,第一次来烟台。他喜欢烟台的海,对烟台的山兴趣不浓,只是迫于我的爱好礼貌地做个随从。走了不多远,就是缓缓上升的石阶。上午朝着东南方向走,前方是高耸的峰峦,人处在峰峦的背影处,暖洋洋的风变成了凉爽爽的风,好不惬意。走得无聊的小安突然雀跃了一下,原来,前面的山谷里布局了各种各样的户外拓展项目。

这些项目的出现,让小安瞬间兴奋了起来。他卸下背包,蹬蹬蹬几步就上了软梯,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他已经站到了树上。这身手,这速度,把我看呆了。小米爸爸也想如法炮制,无奈平衡感乏力,蹬梯如登天,左摇右晃地还是乖乖地下来了。小安则继续前进,他的轻盈敏捷,在那些难度极高的吊桥、索道上几乎如履平地。米爸有些担心,一边在地面上跟着小安走,一边劝他赶紧下来。

我看到路边有块牌匾,上面有文字说明。哦,这不是我以为的户外拓展,而是森林探险。看着眼前这些完全利用自然条件,在树林之间设置的树筒平衡、摇晃梯、滑梯、木梯、吊桥、秋千、隧道、索道等难易程度不等、刺激强度和角度各有千秋的探险项目,确实让人有跃跃欲试之感。

小安已顺利完成了好几项挑战,米爸坚决不允许他继续挑战了。因为前面的项目越来越难,设施也越来越高,万一有个闪失可不得了。何况旁边有醒目标示:挑战危险,必须有专业教练陪护!

小安像只猴子似地一跃而下,神采飞扬。我们告诉他,他非常棒,让我们瞠目结舌,但还是不要继续挑战了,主要是担心他的安全。小安说,他很理解我们的心情,在美国,这样的项目有很多,只是离地面没有这么高,但还是会有小孩子摔断了腿或是折了胳膊。我看得出,他是有兴趣有能力继续挑战的,不过为了不让我们担心,只能割爱了。

情绪高涨了,玩兴嗨起来。虽然不能继续探险了,小安还在叽哩咕噜地跟小米津津乐道着。他们在后面磨磨蹭蹭地半天不挪地儿,我这个领队有些着急,说能不能快一点呀?小米说,出来就是玩的嘛,这段路这么漂亮,这个山谷这么幽静,咱们慢慢走,随意玩儿。

这是小米小安的风格。我的亲家夫妇来烟台时也是这样,无论喝酒吃饭还是外出游玩,他们总是不急不慌,从容自在,即使十分钟后就要出发去机场,也还是那个样子,没有一丝一毫赶的意思,那种状态而非性格给我留下了极深的印象。


(原)我们在朱雀山上 - 米老琰 - milaoyan的博客

 

(原)我们在朱雀山上 - 米老琰 - milaoyan的博客

 

(原)我们在朱雀山上 - 米老琰 - milaoyan的博客

 

(原)我们在朱雀山上 - 米老琰 - milaoyan的博客

 


太平顶上,路人说朱雀

在小米小安的主导下,本来半个多小时的山路,我们玩了快俩小时。到太平顶时,太阳也到我们的头顶了。太平顶是一处制高点,这里建有一个太平钟亭。我们在钟亭内外或坐或站地摆着Pose,各种组合,各种搞怪,拍来拍去的,拍够了,才认认真真地看山观景。

站在太平顶上,北面是一座山峰,挡住了视线;东面能看到村庄,西面和南面全是茫茫群山。山野里有醒目的路,赭色、灰色、土黄,与周围蓊郁的森林形成对比,在山脊上,在山凹处,蜿蜒着,迂回着,仿佛图腾。这个时节进山,满眼都是绿意盎然,给人以蓬勃以朝气。近处的碧绿,远处的苍翠,让我神清气爽,无限向往。我尤其喜欢钟亭周边的松树,疏朗有致,素洁挺拔。松林间,小路弯曲,伸向远方。我们一时无法决定向南还是往北,索性先坐下来午餐吧。

在太平钟亭下铺好防潮垫,摆上冷食。小米小的时候,我们周末节假时常带她到周边山野公园游玩。游玩是她喜欢的,她更喜欢的是游玩后的野餐。同样的食物,在野外吃起来格外香甜可口,也给郊游增添了诸多乐趣。久而久之,野餐成了我们家的保留节目和传统文化。

微风习习伴着欢歌笑语。正吃着呢,有个老爷们打山东坡上来了。这人中等身材,却?着一个硕大的篮子。走到近处,发现人家年龄并不显大,不显大我也喊他哥。我说大哥,一块儿吃点儿吧?人家说吃过了。我说您这篮子里都是啥宝贝儿?他停下来,让我们看他的篮子。篮子里有只小镐头,有把小铲子,有一瓶水,还有各种野菜。野菜有开花的,有长叶的,有纯粹根茎的,居然还有山蕨菜。小米和小安好奇地问长问短。

等小米小安的问题告一段落了,我问他,您是当地人吗?他说是莱山人,住在初家,经常在山里转。他问我们从哪里来,我说从芝罘区过来。他说,你们有时间应该经常过来转转,这里的空气好,没有污染。接着,大哥主动跟我们说起了朱雀山。他说,朱雀山原来叫鹊山,现在这个名字是前些年刚得的。据说是因为鹊山在莱山区南部,在咱们的传统文化里,朱雀、玄武、青龙、白虎分别代表了四方的二十八宿,东之青龙,西之白虎,南之朱雀,北之玄武,黄为中央正色,还有一说是因为山下有个村叫朱唐夼,所以取名朱雀山。这几年,朱雀山发展得很快,现在已经是省级生态旅游度假区了。

我开玩笑说您是旅游局的吗,讲得这么详细,头头是道的。他说不是,是因为平时喜欢走山,对莱山区所有的山都能说出个一二来。他拿出手机,给我们看他在朱雀山上发现的巨大灵芝。他说,采到大灵芝的地方,第二年还能长出大灵芝来。他还说,朱雀山有三峰九谷十八景,你们坐的这个地方是三峰之一的太平顶,从这里往南一直走,四个钟点可以走到朱雀峰,那是莱山区的最高峰。我说今天是走不到了。老哥说,你们方便的话,明年六月记得过来看槐花,漫山遍野的槐花,老远就能看到闻到。

 

(原)我们在朱雀山上 - 米老琰 - milaoyan的博客


(原)我们在朱雀山上 - 米老琰 - milaoyan的博客

 


日暮时分,幸遇丁达尔

闲聊了一会儿,大哥?着他那硕大的篮子继续寻宝去了。小米提议我们下午也去寻宝。我们没有工具,只能摘花摘叶,不能挖根刨块。寻觅了半下午,四个人一汇总,黄花菜够炒一盘了,杏叶菜可以做顿小豆腐了,山麻楂只有一小把,而山蕨菜根本见不到踪迹。时间不早了,先往北登高再往西下山走个小环线吧。

当我再一次行使领队职责督导行进速度时,小米说,咱们干脆在山里住一晚吧。我说没有准备呀。小米说,准备啥呀,不是有度假村吗?倒也是,不过我一直是喜欢在山里住帐篷的。在大山的怀抱里,还躺在软软的床上,我可能会不习惯呢。小米摸摸我的头说,乖,将就一回吧。

既然要住下,就不用着急了,大家各玩各的。小米带着她的两部相机,一部是数码nikon d610,另一部是胶片mamiya rb67,小安伴随左右跟班服务。我摆弄着自己的富士微单,看到树拍树,遇见花拍花。米爸背着行囊自顾自地看风景,不时与我们分享他的新发现。

傍晚,我们从山上下来,迎面是一片小盆地。绿色的田野,错落的房舍,有节奏的高压电线延展到视线的尽头——这是一幅令人迷醉的图画,不论色彩还是构图,都会让色友惊艳。我和小米不约而同地举起了相机。谁知更妙的奇遇还在后头呢。由于盆地里蒸腾的水汽让空气成为了光极好的胶体媒介,光透过云透过空气,洒向大地,沐浴村庄。喜欢拍风景的人都知道,这是“丁达尔现象”,是物理学家丁达尔发现的光通过胶体介质时的现象。通常水雾和尘埃会让空气变成丁达尔现象的胶体介质,这就要求摄影爱好者寻找正确的时间和地点。对于我们来说,今天算是偶遇,也是奇遇,没想到这里的盆地竟是拍摄丁达尔作品的好地方。

日出和日落时的光瞬息万变。短短的十五分钟,云、天空、地面上的房子、高压线都呈现出不一样的色彩和光影。对于一个户外爱好者来说,每到一地,我都会尽可能地去看日出和日落。日出总是催促着驴行者的脚步,日落却常常让人在久久地凝望之后,或心生宁静,或悄然泪下。像每一次日出都是崭新的一样,每一次日落也各有不同。奇怪的是,我的脑海里印下的日出时光并不深刻,而许多个日落时分却历久弥新。朱雀山的落日别具一格,这是一次意外的收获。我知道,很长一段日子里,她会时常浮现在我的眼里和心里。

不知不觉间,太阳已经走到了遥远的连绵起伏的群山的另一面,落日的余晖,把远的山近的岭统统抹上了温暖的光泽。从朱雀山开始,重重叠叠的山峦向远处优雅地漾开,由低到高,不疾不徐,袅袅娜娜,妩媚舒展,每一个轮廓都恰到好处,像是事先排练好了的盛装出场。

我定定地望向遥远的远方——那里,又是怎样的模样?天地之大美,有时让人雀跃,有时让人忧伤;有时让人沉默,有时让人遐想。


(原)我们在朱雀山上 - 米老琰 - milaoyan的博客


(原)我们在朱雀山上 - 米老琰 - milaoyan的博客

  

(原)我们在朱雀山上 - 米老琰 - milaoyan的博客

 

小木屋里,欢乐音乐会

回到度假村,先去办理住宿登记。这里的住宿有好几个档次,既有别墅式的独栋小木屋,也有带着轮子可以搬运的房车,还有高高大大摞起来的集装箱。集装箱前面有阔大的广场,可以举办各种晚会,方便团队活动。

斟酌了性价比,我们选择了房车,一车两室,独立卫浴。即使是房车,里面的结构也各不相同,适合不同的组合。比如一家三口的,一家四口的,两个家庭结伴同游的,还有像我们这样一个大家庭两个小家庭的。盛夏七月,溽署难耐,我担心床具可能会有潮气。进去一看,担心还真是多余的。

放下行李,简单洗漱后,我们去度假村的饭店吃晚饭。点了蒜蓉马齿苋、清炒灰灰菜、西红柿炒鸡蛋、土豆炖芸豆,主食是山麻楂水饺。野菜是朱雀山里长的,蔬菜是度假村里种的。马齿苋、灰灰菜和山麻楂,小米以前在国内时偶尔吃过,小安却是第一次,没想到他们俩都吃得不亦乐乎。

回到小木屋,坐在宽大的客厅里,这才发现没有准备真是被动呵。我们都不喜欢看电视,又什么都没带,做点什么好呢?小安说,想听爸爸唱歌。他曾听过爸爸的歌,觉得很棒。我出门看看房车区这边只住了我们一家,不存在吵扰邻居的问题,那就来个专场音乐会吧。

米爸第一个登场,情绪饱满,接连唱了《蒙古人》、《母亲》和《三套车》。我一时兴起,客串了伴舞。第二个出场的是小米,她的保留曲目还是“周杰伦”和“苏打绿”,离家四年没有什么长进。小安也不甘落伍,先后用英语和西班牙语唱了两首歌,唱得很投入,节奏感很强,至于唱的什么我完全听不懂。轮到我了,可是我五音不全,又没有伴奏,咱不能祸害自家人。忽然想起车上有把C调的葫芦丝,赶紧拿出来展示一下。虽然没有谱子,凭着记忆和扎实的功底,比较流畅地吹奏了《感恩歌》、《柳江遗梦》和《竹林深处》。短暂的音乐会,每个人都尽了兴,欢乐萦绕在小木屋里。

家人休息后,我一个人来到屋外的露台上。朱雀山的夜,安谧而凉爽。没有我担心的蚊子,也没有我期盼的虫鸣。晚上九点半,山下的村庄已灯火阑珊,偶有狗的吠声,不激烈,也不执著。更远处有大片辉煌的灯火,辨不清是哪处繁华。仰起头望向朱雀山的夜空,圆圆的月亮静静地悬着,没有风,也没有云。与月亮作伴的是疏疏密密的星星,布成了一幅华丽的夜幕。屈指一算,今天正好是农历的五月十五日。我倚在阳台的栏杆上,把脸朝向空中,看月亮,看星星。居家时,我经常透过窗子看月亮,但是,我无法透过窗子看星星。有多久没看到星星了?

“天上的星星亮晶晶,亮晶晶。红小兵送水上油井,上油井。一路走来一路望,天上又多几排星。红的星,绿的星,那是井塔照明灯。祖国油田天天变,越看心里越高兴。叔叔采油为革命,一杯热茶表心情……”我情不自禁地哼唱起小时候的儿歌。

小米推门出来说,妈妈,什么事把你高兴的?我说快来看星星吧,越看越亮,越看越低,或许一会儿就能摘到呢。小米抬头一看,小声欢呼着“我要拍星空,我要拍星空!”

我们一起支起三脚架,小米聚精会神地拍她的星空。小的时候,只要愿意,天天都可以看星空;现在,星空已经稀罕到成为拍摄对象了。


(原)我们在朱雀山上 - 米老琰 - milaoyan的博客

 

(原)我们在朱雀山上 - 米老琰 - milaoyan的博客

 

(原)我们在朱雀山上 - 米老琰 - milaoyan的博客



 

第二天,我一个人早早起来,这也是多年户外养成的习惯。每到一个地方,总想着把那里的所有都看在眼里,印在心里。

我们住的房车在最北边,视野开阔。近处是一片梨园,果实累累,再有一个月就成熟了。远处是朱雀山度假区最重要的两个村庄之一的要捷村,绿树红瓦,炊烟隐隐。房车南侧是精致的菜畦,周边则是大片大片五彩缤纷的花海。我沿着石板小路闲步,两旁绚丽的花廊让我心生欢喜。波斯菊开得纵情恣意,粉的、黄的、红的、白的、粉红的、粉白的,争奇斗艳,热热闹闹;蓝色的矢车菊,静若处子,气质高雅,是我的最爱;金色的太阳花,无论脸大脸小、个高个矮,一律排成了整齐的队形……数不清到底有多少种花儿,在这清新的早晨,每一朵都让我一见如故,流连忘返。

日出东方,朝霞满天。今天是七月一日,是个特殊的日子,一大早就有车队进入度假村参观学习。在这里待了二十多个小时后,我们终于要离开了。离开的时候,我在盘算着,什么时候再来朱雀山?去攀登朱雀峰,或者,就这么随意地走一走,看一看,闻闻花香,听听鸟鸣,让身与心在大自然的怀抱里真正地放下放松,享受时光的不同色彩,享受生活的不同味道?

不管怎样,朱雀山已经纳入我的休闲版图了。

再见,朱雀山!

 

(原)我们在朱雀山上 - 米老琰 - milaoyan的博客

 

(原)我们在朱雀山上 - 米老琰 - milaoyan的博客

 

(原)我们在朱雀山上 - 米老琰 - milaoyan的博客

 

(原)我们在朱雀山上 - 米老琰 - milaoyan的博客


 

备注:此为《莱山旅游文化》(暂定名)编委会约稿,约的是大散,所以篇幅有点长。

 

  评论这张
 
阅读(386)|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