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ilaoyan的博客

憩 园

 
 
 

日志

 
 

(原)新疆纪行之八:雨雾白哈巴  

2015-10-26 22:15:53|  分类: 万水千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921日午餐后,我们乘坐区间车进入白哈巴村。三十多公里,单程七十分钟,中途停一次十分钟。车窗外细雨绵绵,白雾茫茫,所有的景致因迷蒙而虚幻。我问司机,雨下了几天了?他说,这个季节天天这样,白天下雨,晚上晴天。

三点半入村,一下车就冻得发抖。我们住在路东最北的一户人家里。业主自述是甘肃人,汉族,租赁当地牧民的房子从事旅游业。大屋子里有炉火,曲里拐弯的小屋子没有。大屋子给女生住,男生们可遭罪了。

放下背包,第一件事就是赶紧把自己武装起来。我穿了三层衣服:贴身是秋衣秋裤,中间是羽绒衣和抓绒裤,外面是冲锋衣裤,头上戴着呢绒帽子,脖子上围着百变头巾,脚上穿着高靿登山鞋和加厚的袜子,即使这样,还是浑身冰凉。

 

(原)新疆纪行之八:雨雾白哈巴 - 米老琰 - milaoyan的博客

 

(原)新疆纪行之八:雨雾白哈巴 - 米老琰 - milaoyan的博客
 


晚上九点前自由活动,伙伴们迅速淹没在雨雾之中。看看雨没有停的意思,我给自己套上宽大的户外雨衣,把相机挂在脖子上,一只手为相机撑伞,一只手负责掌控相机。时间很宽裕,可以由着性子慢慢遛达。

白哈巴村很小,一条沥青路纵贯南北,村民的房舍分布在道路的东西两侧。路西有房舍,也有高大的树木。树种不同,叶子的颜色黄绿相间。树林里有条小溪,自北向南哗哗啦啦地唱得挺欢。我走过去一看,水量还不小呢,不过水质有些浑浊,可能是下雨的缘故吧。


(原)新疆纪行之八:雨雾白哈巴 - 米老琰 - milaoyan的博客

 

(原)新疆纪行之八:雨雾白哈巴 - 米老琰 - milaoyan的博客

 


街上有做生意的当地人。

卖鲜牛奶,卖烤肉串,卖牛肉面。

(原)新疆纪行之八:雨雾白哈巴 - 米老琰 - milaoyan的博客

 

(原)新疆纪行之八:雨雾白哈巴 - 米老琰 - milaoyan的博客

 

(原)新疆纪行之八:雨雾白哈巴 - 米老琰 - milaoyan的博客

 

遛达了十几分钟,就到了村南口,沥青路向左继续伸延,不知所向。村口东侧的地势陡然崛起,成了自然的观景台。等密集的人群渐渐分散,我也走了上去。在这里,整个白哈巴村一览无余。小村坐落在一条沟谷中的狭长台地上,村西隆起的山脉上也有密集的建筑,看样子也是住了人家。村后是高山和森林,森林之上被白雾淹没,无法识别其面目。


(原)新疆纪行之八:雨雾白哈巴 - 米老琰 - milaoyan的博客

 

(原)新疆纪行之八:雨雾白哈巴 - 米老琰 - milaoyan的博客

 

(原)新疆纪行之八:雨雾白哈巴 - 米老琰 - milaoyan的博客

 

(原)新疆纪行之八:雨雾白哈巴 - 米老琰 - milaoyan的博客

 


秋雨就那么不慌不忙地淅沥着,我的节奏与小雨保持着高度一致,观光览景,悠然自在。会长听说附近有大规模的牛羊转场,但不清楚具体位置,正风风火火地四处求证呢。其他伙伴也各处寻宝去了,我就在观景台周围消磨。六点多,北方的天空有放晴的迹象,浓浓的白雾渐渐地向上瘦身,露出了森林上方的雪线。原来,那里是皑皑雪山呵!怀着惊喜和感恩,静静地等待着雪山的出现,眼睛都不舍得眨一下。也就三五分钟吧,雨雾再度淹没了村后的一切,只有山脚下的森林和森林下面的村庄。

 

(原)新疆纪行之八:雨雾白哈巴 - 米老琰 - milaoyan的博客

 

(原)新疆纪行之八:雨雾白哈巴 - 米老琰 - milaoyan的博客

 

(原)新疆纪行之八:雨雾白哈巴 - 米老琰 - milaoyan的博客

 

(原)新疆纪行之八:雨雾白哈巴 - 米老琰 - milaoyan的博客

 


顺着观景台往北,再往右上到更高的地方,看到一些建筑。这些建筑很新,现代意味很浓,与村庄的风格不太搭。是开发的旅游设施吗?既来之,就进去看看吧。从观景台进入,没有遮挡的围栏,也没有现成的路径,像我这样喜欢猎奇的户外人,毫不费劲就进去了。

这组建筑里安安静静的,看不到人影儿。我正张望着呢,最南侧的一栋建筑里走出一对老人,看上去像是夫妻,身后跟出一位年轻的军人。我对那军人说,你好,这里有公用的洗手间吗?军人说,你是干什么的?我说游客。他说你住在这里吗?我说如果住在这里,还用问你找洗手间吗?老年夫妻对着我温和地笑笑,走了。军人说,这里是部队所在地,你是怎么进来的?我说部队所在地怎么没有标志呀?他用手回身一指,说,那么大的五角星,你没有看到?我说我从那边的观景台直接进来了。军人停顿了一下,看看我,有那么一霎的松懈和笑意,接着又急速地努力地保持着较为严肃的神态,开始了滔滔不绝地长篇演说,说了很久很久,简直就是一篇论文,层层递进,步步收缩,最后的结论是:这里是军事管理区,这栋楼是首长办公的地方,让你进洗手间不太合适。

我忍俊不禁,笑出了声。我说不合适你早说呀,用得着绕这么远吗?他稍显出些窘态,白晰的脸有些微红。看着这名九零甚至九五后清秀的面庞,我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他不过是想逮个机会说说话儿而已。在这样一个偏僻的地方,在这样一个适合观光的西北边陲,这样一个在首长身边工作的年轻人,不知多久没有走出大山了,不知多久没有这样畅快淋漓地表达了。所以,我说谢谢你,祝你开心!他也笑了,笑得很明媚,又用手一指说,那边的哨卡下面有个公用厕所。

告别军人,我顺着他指引的方向往外走,看到了那个哨卡,上书“西北第一哨”。走几步就是大门,两个硕大的红五星各守一边。哦,原来我闯进了边防站呐!来之前,我查阅了资料,知道白哈巴村在中哈边境线上,距哈萨克斯坦东锡勒克仅1.5公里,被称为西北第一村和西北第一哨。

 

(原)新疆纪行之八:雨雾白哈巴 - 米老琰 - milaoyan的博客

 

(原)新疆纪行之八:雨雾白哈巴 - 米老琰 - milaoyan的博客

 

(原)新疆纪行之八:雨雾白哈巴 - 米老琰 - milaoyan的博客



在这里待了大半天,白哈巴给我的最深印象是静。土著安静,游客安静,部队也安静。静谧,安详,是白哈巴的主基调。

晚八点左右,有炊烟升起,正准备去牧民家里串个门呢,遇到了一位伙伴,她极力阻止我,说千万别去,太危险了!

夜里十一点多,我特意走到室外查看,果然天蓝云白,风清气朗。哦,明天会不会是个例外呢?

 

(原)新疆纪行之八:雨雾白哈巴 - 米老琰 - milaoyan的博客

 

(原)新疆纪行之八:雨雾白哈巴 - 米老琰 - milaoyan的博客

 

(原)新疆纪行之八:雨雾白哈巴 - 米老琰 - milaoyan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1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