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ilaoyan的博客

憩 园

 
 
 

日志

 
 

(原)清雅素馨四月雪  

2016-05-10 20:16:54|  分类: 茶余饭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天前的五月七日,我第一次见到了四月雪。


三十五年前,我与同乡长辈宋萧平先生相识。其时,他是烟台师范专科学校的中文系主任,主讲文学理论。五十五岁的他,瘦高的个子,气质儒雅,谈吐谦逊。周末时,我常去他家里,拿着一篇习作,请他评点。后来,烟台师专升格为烟台师范学院,萧平先生担任了首任院长。


我读的第一篇萧平先生作品是他的小说《三月雪》。以战争为题材的文学作品,大多是直接写战争场面,写战斗经历,写血与火,即使是写后方的内容,也多是一些支前的具体生活。同样以战争为背景,《三月雪》关注的却是战争背景下人物的情感、体验和内心世界。


萧平先生八十五岁高龄时,作为烟台市十大文化名人之一,我对他进行了专访。他告诉我,年轻时在乳山市的瑞木山完小教书,瑞木山村东的山坡上,有一棵树,独此一棵,每年农历四月,花开如雪,香飘数里,当地村民称四月雪,为了创作需要,改为了三月雪。 他说明年五月,有关方面邀请他回故乡,还要去看望那棵“三月雪”,他约我同往,我答应了,但没有践诺。前年初春,萧平先生离我们远去,留下了无法弥补的遗憾。


打那以后,我就惦念上了四月雪。三十公里外的牟平区有棵流苏树,每年五一前后,洁白的流苏花开满树冠,如覆霜盖雪。我进一步确认了流苏树即四月雪,下决心要亲睹芳容。四月雪花期只有一周左右,我错过了去年,又错过了今年。正郁闷着,朋友告诉我,就近的莱山区也有四月雪,且不只一棵。他先去探了花情,七日那天,我们直奔而去。


原来,这是一个私人花园,不仅有四月雪,还有紫薇、石榴、紫藤等烟台常见的多种花木。当然,盛花期的四月雪是最醒目的,高高矮矮,胖胖瘦瘦,约二三十株,遍植园中,其主角地位显而易见。它们满头华发,默然静立,微风拂来,雪香氤氲。不知为什么,看到四月雪的瞬间,我没有像往常那般兴奋雀跃。在四月雪间流连,很自然地想起了萧平先生,他的音容笑貌宛在眼前。


我们在花园里看着拍着议论着。这时,从屋里走出一位中年男子,中等身材,礼节性地邀我们进去喝茶。我问您是这里的主人?他说是。接着,我请教了几种不认识的树木。就这个话题,主人给我们讲述了关于移植四月雪的故事,还有园内其他植物的来历和特性。除了几株百岁老树,这个私人花园几乎把山东境内的四月雪全聚拢来了。花园里也有一株一百多岁的四月雪,根部粗壮,上分三支,之前长期夹在园墙里,营养缺乏,株体较为瘦弱。我说牟平区有株七十岁左右的四月雪,媒体说是胶东半岛最大的流苏树。主人说,在309国道北侧的文登市泽头镇,有个村庄叫林村,那是我国著名水利专家、“长江王”林一山的出生地,他的故居里有棵百年流苏树,他嘱咐村里的当家人,房子可以用,树一定要保护好。花园主人说,那棵四月雪应该是胶东半岛最大最年长的流苏树王。


花园主人工作生活在烟台核心区,周五晚上来这里度周末。主人并非一般意义上的富人,他只是一位术业有专攻的专业技术人员,高级知识分子。这一天是周六,我们不请自到,打扰了人家的私人空间。意识到自己的唐突后,我们立即告辞。没想到,主人主动挽留并邀请我们继续参观后花园。他引领我们穿过东侧的葡萄架进入房舍后面,这里有桃、杏、山楂、樱桃、文玩核桃,等等,算是一个微型果园。再往后的高处植有洋梨、苹果和核桃,算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果园。从房后绕了一圈儿,主人把所有的树木花草逐一作了介绍说明。从他的介绍中,我知道了四月雪还有药用价值。


辞别花园时,主人站在门口台阶上,微笑致意,一直目送我们上车离开。


去之前,我从朋友那里对花园主人有大概的了解,想象中可能会有一些霸气,或者会目空一切。接触之后,发现他气质儒雅,神态平和,性情温厚,谈吐舒缓。从他身上发散出来的修为与涵养,同龄人中鲜有比肩者。他所从事的职业牵涉芸芸众生。作为业界菁英,他对普通阶层保持的平视与亲和、热情与尊重,尤其难能可贵。


回来之后,四月雪一直萦萦绕绕,挥之不去。看过很多花品,四月雪给我的印象最为特别。论花形,只四个长瓣,细如翦纸;论色泽,唯素白纯颜,单调寡净;论风韵,不娇亦不媚,质朴寻常。我在想,四月雪的独特,除了其清雅的芳香,还有什么呢?


网上查阅得知,流苏树为木樨科落叶小乔木或灌木,国家二级保护植物,产于我国甘肃、陕西、山西、河北、河南以南至云南、四川、广东、福建、台湾等地。流苏树喜光,也较耐阴;喜温暖气候,也颇耐寒;生长速度较慢,寿命长,耐瘠薄,对土壤要求不严,海拔三千米以下的稀疏混交林或灌丛中、山坡、河边均可种植。流苏树的繁殖可采取播种、扦插和嫁接等方法,且可一次获得大量种苗。如此普通的植物,却很少听到哪里有流苏树林,何处有四月雪海,方圆百里能有一株两株已属不易。


看花回来这两天,在萦绕的四月雪影像里,交替出现的是萧平先生和花园主人。我采访了十几位烟台顶级文化名人,生活中也接触了一些文化名家和业界翘楚,真正从骨子里算得上儒雅之士的有两位,萧平先生是其中之一。第一次看到四月雪的时候,我遇到了第三位。那种沉淀在血液里的风范气质,就像四月雪一样,清雅沁馨,卓尔不群。


写这篇文字的时候,我越来越清晰地意识到,为什么身为学者作家的萧平先生会把小说命名为“三月雪”(实为四月雪),为什么对葛州坝工程坚决说不的林一山先生故居里会有四月雪,为什么作为医者的花园主人会痴心钟爱四月雪,为什么极为平凡的四月雪会如此稀有珍奇……


绿叶素荣,丘壑自成!



花园主人

(原)清雅素馨四月雪 - 米老琰 - milaoyan的博客

 

(原)清雅素馨四月雪 - 米老琰 - milaoyan的博客

 


清馨盈园

(原)清雅素馨四月雪 - 米老琰 - milaoyan的博客

  

(原)清雅素馨四月雪 - 米老琰 - milaoyan的博客

 

(原)清雅素馨四月雪 - 米老琰 - milaoyan的博客

 

(原)清雅素馨四月雪 - 米老琰 - milaoyan的博客

 

(原)清雅素馨四月雪 - 米老琰 - milaoyan的博客

 

(原)清雅素馨四月雪 - 米老琰 - milaoyan的博客
 
(原)清雅素馨四月雪 - 米老琰 - milaoyan的博客
 
(原)清雅素馨四月雪 - 米老琰 - milaoyan的博客
 
(原)清雅素馨四月雪 - 米老琰 - milaoyan的博客
 
(原)清雅素馨四月雪 - 米老琰 - milaoyan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364)|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