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ilaoyan的博客

憩 园

 
 
 

日志

 
 

(原)我与福彩的故事  

2016-06-05 19:06:15|  分类: 茶余饭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去年七月,我给已婚的女儿举办归宁喜宴。女儿女婿分装喜糖福袋时,我拿出一撂福利彩票,叮嘱他们每个喜糖福袋里都要放上一张。生活在异地的女儿好生惊奇:这是新兴的民俗?我说是咱们米家的规矩,家有喜事,赠送福彩,中奖了,喜上加喜,不中奖,也是献了爱心,为自己祈福积德。女儿听了,眉开眼笑:那中奖了算谁的呀?我说谁中了算谁的,这本来就是送给亲朋好友的祝福和希望!女儿说:妈妈,您好像对福利彩票很钟情啊。我说我跟福彩的缘分比你还早呢。女儿着急了:快点说说,我都有点嫉妒了。

于是,我们一边分装喜糖福袋,一边聊起了与福彩的故事。

 

兴高采烈去抓奖

那还是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后期的事。我第一次去抓奖时,女儿还没有出生。

那个时候,不知道具体叫什么,只知道大家都去抓奖,我也兴高采烈地跟着去抓奖。第一次参与抓奖活动,是在芝罘区的南操场。偌大的地盘上,红旗招展,人山人海,喇叭喧嚣,锣鼓震天。至今回想起来,那种极度聒噪极度振奋的氛围还让我记忆犹新,心有余悸。

不只是我兴高采烈,所有的人都兴高采烈,因为现场的铺排太让人无法淡定了。各色奖品都在眼前摆着呢,不仅一目了然,而且令人垂涎。最耀眼处是悬在空中的四轮轿车,那个年代私家车连凤毛麟角都谈不上;往下是精致靓丽的木兰摩托,谁不想拥有一辆呢?摩托车旁边是摩登花哨的自行车,抓不到摩托车,自行车也行啊;再往下的奖品丰富多样、五花八门。我印象深刻的是末等奖洗衣粉,用白色的编织袋装着,堆成了小山。中了末等奖,只能得到大编织袋里的一小袋。绝大多数人抓的奖品是洗衣粉。看着高高在上的小轿车、搔首弄姿的摩托车,提着几小袋洗衣粉的人们并不甘心。现场刮奖,实物兑奖,尤其是广播喇叭里不时地宣布大奖得主的产生,把人们的博彩欲望不断地推向沸点。

改革开放之后,人们的物质生活渐渐宽裕起来,衣食住行有了很大改观,贫富差距还没有显现出来,人们凭着工资和正当的劳动收入安排自己的生活。作为平静生活里的新生事物,抓奖为极少数人瞬间致富提供了可能,也为某些人改善生活现状存了一份希望。博彩心理人皆有之,机会就在眼前,何不试上一试呢?交出五毛或者一块钱,换来一张小小的彩票,紧紧地攥在手掌心里,拼力退出拥挤的人潮,悄悄地寻个空闲的角落,郑重地看一看,亲切地笑一笑,心里默默地祈祷着,也许呢,可能呢。伸出指甲刮的时候,心脏会砰然作响,心跳加速到手会发抖,种种想法幻觉如万花筒般在眼前闪烁……希望变失望,失望之后又升腾起希望。那种体验,新鲜又兴奋,刺激又开心。

市区的居民,周边的村民,一波一波地涌向烟台,涌向南操场,涌向大奖池。我不是个爱凑热闹的人,随着人群去抓奖,也是存着一份祈盼,一份向往。我跟同伴说,我不要小轿车,也不要摩托车,抓辆自行车就好。当时的我只能驾驭自行车,再高档点的还玩不转呢。

接下来的几年里,抓奖地点从南操场转移到了大展,又从大展转移到了工人文化宫广场,奖池设置越来越大,由最初的几十万元到1993年春节的五百八十万元,再到1996年的两千万元,大奖奖品也从普通轿车升级为高档轿车和住宅房产。抓奖活动初期,我参与了两次,所投不多,与奖无缘。后来,我荣升为妈妈。有了孩子之后,除了工作,基本上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在宝贝身了。

 

买米买菜买彩票

当了妈妈之后,整天价围着孩子转,围着菜篮子转,手忙脚乱,乐在其中。

2000年夏天,孩子小升初的暑假,没有作业的束缚,每逢周末,我常常与孩子一起在小区里闲逛玩耍。有一天,蓦然发现小区里有家新装修的门头,门面不大,招牌不小,红底白字:中国福利彩票。经过工作人员的耐心解答,我弄明白了一件事:原来,眼前这个中国福利彩票投注站,与早年间那个抓奖的事一脉相承,如今升级换代,鸟枪改炮了。把钱给人家,人家在电脑上打出一张彩票,上面有一组数字,周末公布中奖号码。彩票上的号码,可以随机,也可以自选。奖品不再是实物,改为奖金了,从高到低分了若干个层级。中了奖,交了税,税后的钱,想买车买房提高生活质量,可以;想辞职创业实现梦想,可以;什么都不做存进银行生利息,也可以。总之,钱是您的,爱干嘛干嘛。

自从小区里有了这家福利彩票投注站,我去买米买菜的路上,有时会顺便买一张福利彩票。不是天天买,也不是经常买,只是偶尔买。比如,正好手头有零钱;比如,正好有点闲暇时间;比如,正好心情舒畅;比如,晚上做了一个特别的梦。理由有很多,一条就足够。

女儿读高中时,有天我们去芝罘区上夼西路吃饭,发现路边有家不一样的中国福利彩票销售站,好奇的我走进去看了看。工作人员告诉我,这里是中福在线销售厅。这个销售厅与我居住的小区里的投注站完全不同,里面摆满了像游戏机一样的设备,坐在屏幕前,自由排列组合着一串串数字,十分钟就开一次奖。这种新兴的销售方式,在我这个外行看来就像是在玩游戏,或者说就是游戏的一种。这样的游戏我玩不了,比较适合有钱有闲的中青年人。看我像个刘姥姥,销售厅工作人员说,现在的票种很多,很方便,除了电脑出票和中福在线,还可以去银行买定投,就像买基金一样。

票种丰富了,彩民多样化了,我没有与时俱进,还是在小区里的投注站通过电脑出票。买了多年的彩票,我的号码一直都是随机,从没自主过。我数学成绩不太好,对数字天生不敏感,不具备从技术角度研究福利彩票的能力。我还是一个散淡的人,对特别喜欢的事情会全情投入,对其他事情则顺其自然。到目前为止,我从没有在第一时间查看开奖结果,总是在数天之后再去买彩票的时候才知道,有时干脆直接放到脑袋后面去了。

与福彩打了多年交道,我从没有中过任何奖。不知为什么,我始终觉得自己没有发大财的运,一辈子就是工薪族的命。老老实实上班,踏踏实实工作,拿着微薄的薪酬,精打细算地过着老百姓的日子。我觉得这样挺好。什么是幸福?平平安安、健健康康就是最大的幸福。老话说,马无夜草不肥,人无外财不富。工薪族不会成为物质上的富人,却可以成为另一种意义上的富人,那就是精神贵族。简单生活,知足常乐,这是我喜欢的状态。对物质的过度追求,会让人徒增烦恼,甚至走上邪路,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当然,能创造财富、驾驭财富,让财富为社会服务,为人类的文明进步服务,这样的例子也有很多。

既然认定自己不能成为后者,我为什么还要坚持买福利彩票呢?这要缘于我对福彩的接触和了解。

 

雪中送炭有福彩

作为草根一族,我深知弱势群体的艰辛与伤痛。所以,有人喜欢锦上添花,我更喜欢雪中送炭,而福利彩票的公益性与我的理念正好合辙儿。

小区里的投注站有福利彩票的宣传资料,空闲时我会多看几眼,有时也跟工作人员多聊几句。天长日久,日积月累,我对福彩的了解越来越多,对福彩的认识越来越深。

福利彩票销量的50%用于返奖,35%用于社会公益事业,其中留在地方的数额约占总销量的十分之一,另外的15%是发行费用。烟台是经济发达地区,福利彩票销量逐年递增,2013年全市福彩销售过十亿元,2015年达到12亿多。每年留在烟台的公益金不是个小数目,它们都去了哪里?早在2000年,山海路上的那家老年福利中心就开始建设了,总投资两亿六千万元,全部来自福彩公益金。现在,环境优美、设施高端的老年福利中心一床难求,申请进入中心的队伍排到了三年后。除了这项浩大的公益工程,每年还有1-200万元的临时救助公益金,用于扶老、助残、救孤、济困、助学、助医等,在弱势群体遇到燃眉之急时,福彩中心雪中送炭,福利千万家庭。

曾读到一篇文章,关于美国富豪的慈善故事。文章说,如果没有美国历代富豪的慷慨捐赠,就不会有今天纽约的繁荣昌盛。联合国总部的地皮来自石油巨头小约翰-洛克菲勒的无偿捐赠;现代艺术博物馆和古根海姆博物馆分别来自洛克菲勒家族和古根海姆家族的慷慨解囊;哥伦比亚大学和纽约大学同时接受着无数富豪的捐款,其学术研究几乎完全依靠捐赠基金;钢铁大王卡内基为这里的每一所公立学校捐献了图书馆;比尔-盖茨则给所有的公立学校图书馆免费安装了网络连接……这样的慈善壮举如同摩天大厦,我只有仰望艳羡的份儿。但是,善行与能力没有绝对直接的关系,关键不是能不能做,而是想不想做。我把购买福利彩票视为普通人的慈善,投入虽少,只要坚持,就能聚沙成塔,汇滴成海。

只有一岁的烟台女童王怡发现患有白血病时,福彩中心送去了一万元救助金;牟平区大窑街道50岁的吴建宁因车祸高位截瘫时,福彩中心送去了一万元救助金,助其安装行走辅助器;春节前夕,芝罘区祥发小区8户居民因失火无家可归时,福彩中心为每个家庭送去了一万元救助金……自2001年起,烟台市福利彩票销售管理中心已连续15年开展“福利彩票·福利千万家”公益救助活动,累计投入近四百万元,对全市范围内的9935户特困家庭进行了救助。他们还连续11年开展了走进烟台大学、特殊教育学校等救助贫困学子活动,救助范围覆盖公民办及特殊教育机构的大中小学校,资助总额近300万元,受助学生千余人次。

每当福彩公益金成为雪中之炭时,我就想,那温暖的炭火里也有我的一份善意,一份热度,内心是欣慰的,快乐的。我非圣人,也希望中奖,但我知道中奖的概率很低,尤其是大奖,百分之九十九靠得是运气。所以,我不把追求中奖作为购买福彩的第一要旨。虽然没有中奖,这个钱不是顺着水漂走了,不是随着风刮走了,而是在另一个地方,以别一种方式,发挥着更为有益的作用。

微信上流传着一个段子:其实您有1000万元存款,只不过您忘记了取款密码。每输入一次需要2元钱,一旦准确,钱就是您的了。不着急,不放弃,心若在,梦就在。落款是中国彩票。看完这个段子,我会心一笑,仍然像往常那样,买米买菜买福彩。这样的生活平平淡淡,又滋味绵长。

 

                  二〇一六年四月二十一日


备注:本篇发表在《胶东文学》2016年第2期,署名:米老琰。



(原)我与福彩的故事 - 米老琰 - milaoyan的博客

 

(原)我与福彩的故事 - 米老琰 - milaoyan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342)|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